一份烈士简历背地的铁血荣光
更新时间: 2019-01-14

  包森― 献身冀东抗日根据地 ■张文友

  1942年2月,日军华北方面军第1军和方面军直属部队各一部共3万余人,对中共北方局跟八路军总部所在的太行、太岳和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先后发动春季大“扫荡”。当时,第129师兼晋冀鲁豫军区政委邓小平正率领工作组在6分区察看工作。范子侠坚持自己留在前方指挥部队,要分区其余领导带着机关转移并保护邓小等同同志安然。为了侦察敌情维护机关举措,2月10日夜,范子侠亲率1个连袭击功德旺日军据点,抓到一个“舌头”,初步把持了敌情部署。11日上午,日军开始向6分区驻地进攻,范子侠根据掌握的情况,指挥部队留在沙河县城与6分区驻地间与敌周旋,或正面迎击,或带小部队侧击、伏击、穿插尾追袭扰,搞得敌人昏头昏脑,直到12日下战书才得以扑进柴关,而沿途民众和分区机关早已保险转移。

  敌人气急败坏分开柴关,到处盲目搜查。范子侠带着部队又赶回柴关尾击敌人,想把敌人诱至军区机关转移的相反方向。此时部队已经连续作战两天两夜,极度疲劳,决议在柴关做饭休息。不想敌骑兵失去追踪目标又窜回柴关,范子侠指挥部队抢占村边小河对岸山头,与敌开展激战。敌人固然被打退了,范子侠却不幸连中3弹,一发子弹打在他左肩下的大动脉上,虽经包扎仍血流不止。范子侠被抬进柴关村时,良多疏散的干部据说范司令受了伤,都自动回来救护,关怀他的伤情。范子侠知道自己坚持不住了,一再嘱咐要把敌情报告邓小平政委。之后,他说冷,要烤火。然而,当大家找来柴火生起火,范子侠已经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巍巍燕山山脉,延绵始终。遵化市野瓠山北坡门道沟的山上满是栗子树。在两棵分内醒目的栗子树下,一座纪念碑静静地矗立着。1942年2月19日,战斗中的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包森胸部中弹,在此地就义。

  一份义士简历背地的铁血荣光

  郭国言,湖北省黄陂县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编入红1军第1师第3团第3营第9连。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历了第5次反“围剿”以及二万五千里长征。历任连长、指导员、教导员、营长、副团长、团长、政委等职。1937年2月进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郭国言历任第129师第386旅第772团营长、副团长、团长。1941年调任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3纵队副司令员,后任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司令员。

  1940年“百团大战”期间,他眼疾复发,流泪不止,白天戴着浓茶色眼镜坚持指挥战斗,夜里利用战斗缝隙用药水治疗缓解苦楚悲伤。当正太路中段桑掌桥争夺战处于胶着状态,范子侠亲身带领突击队,伪装掩护直抵敌人碉堡60多米处,集中火力一通猛打猛冲,一举攻占敌人坚固据点。关家垴战斗最激烈时,范子侠带领部队冲锋,左手被敌人的子弹打穿,血流不止,仍坚持在前线指挥。后来他在一篇回想文章中说:“枪弹穿透了手背,这是光荣留念标志。伤疤还残存着,看看我的伤疤,感到无限快慰,算是为祖国流了一点血。”

  兑现以身作则的诺言

  2月5日凌晨,包森率领第13团第2营在夏家峪与日军遭遇,因情形不明,转移到龙虎峪南山暗藏。包森据敌情判断,敌人必定回窜,遂于16时许令2营两个连沿山沟隐藏进驻贾庄子设伏,由特务连在南山保护。在敌人尖兵进入村内时,我军被迫射击,立即剿灭日军田口休助中佐大队长以下70余人。

  包森原名赵宝森,又名赵寒,陕西省蒲城县人。1932年2月参加中国共产党,1935年参加红军,1937年3月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军事。“七七事变”后,从抗日军政大学毕业,恳求奔赴抗日最前线。随后,包森奉命率部挺进津冀交界处的盘山地区,开拓抗日依据地。1940年10月,冀东军分区成破,包森任副司令员、第13团团长兼政委。

  宁静的塘马,

  郭国言作战倔强,身先士卒,每次战斗必亲临前线带头冲杀,13年的革命生涯,先后7次负伤,以至右腿残疾,却以惊人的毅力始终坚持战斗在最前线。

  歼灭日军的战斗结束后,1942年2月19日,包森率第13团第1营转移过程中在遵化野瓠山与日军田中大队及伪军遭受。包森组织部队平静挑战,多次打退敌人进攻。日伪军集中兵力配合数门大炮,不顾所有围攻包森部队。包森在密集的炮火中爬上野瓠山,指挥部队进行还击。当他举着千里镜观察敌情时,不幸被日军狙击手射中胸部,子弹从包森的左胸打进去,顿时胸口满是鲜血。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包森断断续续地说:“留心隐蔽,我……不行了,快去找苏然营长,让他……代替我指挥……”包森因伤势过重,壮烈殉国。

  包森牺牲后,1942年3月17日,延安《解放日报》头版发表社论,称赞道:“我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包森同志,亲自指挥所部向敌剧烈进攻,冲杀数小时,毙敌指挥官等300余人,缴获甚多。可怜,包森同志亦英勇殉国。”

  1941年11月,冀东军分区制定了打伪“治安军”的作战盘算。12月26日,包森率部打响了分区作战的第一枪。他设计了巧攻东双城据点的作战打算。以3个主力连担负主攻,使日间战斗保持胶着状况,入夜后发动总攻。经过8个小时的争取战,除伪“治安军”营长带少数多少人逃跑外,其余全体被歼。

  接着,包森又率第13团乘胜南下,在遵化西南部寻找战机。1942年1月3日,该团以4个连的兵力,又剿灭了由坦然城侵略刘备寨的伪“治安军”第10团两个连。1月12日,包森获悉,驻玉田城内的敌人将于13日“扫荡”安全城一带。他分析,伪“治安军”多次被歼,士气低落,于是绝不迟疑,率7个连的兵力,连夜急行军15公里,赶到保险城西南10公里的果河北岸一带设伏,取得了果河沿大捷。当时冀东军分区司令员李运昌曾这样评估包森:“作战最勇敢,实行任务最坚定,立的战功最大,发现了以少胜多、成营成团歼灭敌人的异景,充分表现出他的军事指挥才能。”

  1941年11月27日深夜,日军第15师团和伪军各一部共3000余人从溧武路沿线各据点出发,向塘马地区奔袭。28日拂晓,旅部间谍连哨兵发现敌情,战斗随即打响。罗忠毅、廖海涛命令参谋长王胜、组织科长王直,带领旅部机关及地方党政机关等1000余人向东转移。此时,敌人的炮弹已打到塘马村头,罗忠毅矗立桥头,等机关全部过桥后,立即同廖海涛率部在塘马东边王家庄,决定三面环河的有利地形,抗击敌人进攻。他们坚强打退敌人多次冲锋,牢牢地把敌人钳制在王家庄,渴望为机关转移争夺更多的时间。随后,机关人员胜利突围到平安地区,破碎了日伪军覆灭我抗日根据地党政机关的打算。然而,完全不顾本人安危的罗、廖二人,英勇地与敌人拼杀,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范子侠,江苏省丰县人。少年时代投身军旅,先后在国民党军中任参谋、连长、营长、团长等职。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动员“九一八”事变,在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下,东北三省很快被日本侵犯军所侵犯,范子侠所在部队被调往江西,参加“围剿”红军的作战。范子侠对此痛心疾首,诚然联合正义青年军官大声疾呼“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但却于事无补。对事实极度失望的范子侠愤然离开内战前线,辗转中另寻抗日救国之道,直到1939年他遇到共产党与八路军,并且成为其中光荣一员。范子侠后被任命为八路军第129师新10旅旅长兼太行军区第6军分区司令员。

  据时任第6军分区政委的朱穆之回忆,范子侠经常讲:“我是不会死在床上的,要么就是敌人把我打去世。”他还对军队官兵说:“我前进你们跟着我,我停止你们推着我,我退却你们枪毙我!”范子侠打仗总是奋勇当先,越是危险越是冲锋在最前面。

  1937年全国抗日战役暴发后,刘德明任第115师第686团第1营营长,开赴山西抗日火线,加入了平型关战斗和午城、井沟等战斗。1938年,第115师东调,他调任陈士榘支队副团长、团长、支队顾问长,转战晋西南地域抗击敌人。1939年12月,晋西事变中,中共晋西南区党委决定成破“抗日讨逆指挥部”,刘德明任副司令员。军队转移到晋西北后,任山西新军决逝世第2纵队副司令员。1940年11月15日,刘德明兼任晋西北军区第8军分区副司令员,引导军民粉碎敌人屡次“涤荡”。

  “朝阳升起在黄金山上,

  刘德明,陕西省礼泉县人。1925年,为生活所迫,到国民党第26路军当兵。受我党进步思维影响,1931年12月,在宁都起义后参加红军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排长、连长、参谋、营长、团长等职,参加了红军第4、第5次反“围剿”作战和二万五千里长征。1936年春,在红军东征战斗中挂花,伤愈后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

  这是70多年前苏南抗日根据地军民悲痛传唱的一首挽歌。歌词中的罗、廖就是带领苏南军民动摇抗击日本侵占者的新四军第6师参谋长兼第16旅旅长罗忠毅、第16旅政委廖海涛。

  郭国言― 热血尽洒太行巅 ■贾 茹

  (注:本版档案资料中的“罗志毅”应为“罗忠毅”)

  ――对主官双双捐躯

  廖海涛,福建省上杭县人,1929年参加闽西暴动,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心红军主力长征后,他留在闽西坚持游击战争。国民党反动派对原苏区进行极其残酷的“清剿”,抓住了他的母亲、妻子和刚满周岁的儿子,并写了封劝降信,要挟其投降。廖海涛见信后,将信撕毁,提笔写下:“只有铁骨铮铮的共产党员,不屈膝投降的布尔什维克!”敌人恼羞成怒,即时枪杀其母,将其子丢进汀江,逼迫其妻改嫁,惨死他乡。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廖海涛被任命为新四军第4团团长,率部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六烈士简历封面。档案材料

  1941年前方电讯记载:“我罗旅长忠毅、政委廖海涛即亲率直属队200余人与超过己二十倍兵力之敌发展血战,搏斗竟日,斩杀达数百人,罗廖两同道于战役中,均言传身教,重复冲锋十余次,最后该部乃得解围而出,惟我罗廖两同志于解围中,竟可怜以身殉国。”塘马之战,第16旅为我党、我军保存了大批骨干跟有生力量,对夺取抗日战斗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2年初,农历新年还未到,日军便以第1军统帅3万余人的兵力对八路军太行根据地以及太岳和晋西北根据地发起大范畴“扫荡”。1942年2月9日,4000多名日伪军压境至山西省武乡县蟠龙一带。面对武器精良、来势汹汹的日军,时任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司令员的郭国言临危不惧,沉着挑衅。他率部兵分三路对敌进行阻击,亲自指挥一路设伏大有村西岗头,准备攻其不备。上午11时左右,战斗开始。在敌人激烈的炮火中,郭国言穿行于阵地之间,指挥士兵们奋勇冲杀。日军发动的几次进攻,都被我刚强压制。多少经反复,战斗持续至薄暮,敌人见始终无奈冲破我防线,便开端用大炮狂轰滥炸。阵地刹那硝烟弥漫、弹片横飞。郭国言一面镇静指挥,一面观察敌情伺机转移。他安排兵士和民兵埋伏在阵地中,却不顾自身安危,起身侦查敌情。不料敌人的一发炮弹怒吼而来,炮弹在阵地爆炸,郭国言应声倒地,壮烈殉国。为悼念这位英勇的指挥员,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太行第3专署及武乡县抗日政府在横岭寺为其召开了公祭大会。

  1942年2月,日寇向晋西北第8军分区所在地调集重兵,在交城山区东、西葫芦川一带进行“大扫荡”。17日6时,担任警戒的哨兵创造驻地对面白草沟方向有火光和狗吠声,觉得情况不妙,火速报告了司令部首长。不一会儿就听到哨位上开了火,刘德明即时命令警卫连快速盘踞预约阵地制止敌人前进,同气节直属机关职员紧急凑集,向后山转移。命令下达后,刘德明对政治部主任郝德青说:“你带后方人员登西南的幽谷,我去警卫连阵地,今天一定要让敌人撞个大钉子!”郝德青说:“好,不要硬打,要保重!”说罢两人便分辨了。听到敌人的枪声愈来愈近,刘德明率警卫连副领导员王友仁和一个警卫班,迅速占据南沟村对面一个山头。在他的指挥下,敌人几回冲锋都被击退。刘德明筹备再次给敌人沉重打击时,却从望远镜里发明,有敌人向我阵地匍甸前进,便让警卫排两个班从敌人侧面夹击,吃掉这股敌人。正准备下令出击时,不料波折到我阵地后面山上的敌人打来一梭子机枪子弹,刘德明不幸被击中,光荣牺牲。刘德明牺牲后,第8军分区所在地的军政民各界两千余人为其召开了追悼大会。

  身先士卒,英勇顽强,

  回眸公民部队的光彩历史,我军将领在血与火的战场上一马当先、舍生忘死的例子举不胜举。解放军档案馆珍藏着一份特殊的烈士简历。其中记录着范子侠、包森、郭国言、刘德明、罗忠毅、廖海涛六位我军旅级和军分区领导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光辉事迹。这份承载着岁月峥嵘与铁血荣光的历史档案,让英雄的业绩与高贵品格穿梭时空,在我们心中巍然耸立;也让今天的咱们更加理解了国民部队何以能超越重重险阻、一直从成功走向胜利。历史如明镜,砥砺后来者铿锵前行。

  塘马是溧阳西北丘陵上的一个小村落,北距日军侵犯的溧(水)武(进)路、南距国民党军驻扎地都只有一二十公里,是第16旅的指挥中央,也是新四军最早开辟的抗日根据地之一。1941年5月,罗忠毅、廖海涛奉命恢复茅山抗日根据地,率部开展灵活机动的游击战,历经数月,接连打下蒲干、西晒、包巷、里锦等日伪据点,打跑了丁庄蒲、墓东、阴桥头等伪军,像一把利剑直插日寇心脏。敌人惶惶不可终日,无时无刻不在策划拔掉这把利剑,多次集中富强兵力,远途奔袭,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术,连续对茅山抗日根据地进行大“扫荡”。

  罗忠毅、廖海涛――

  变成了血腥的战场。

  罗忠毅,湖北省襄阳县人,1927年入冯玉祥部当兵,1931年12月加入宁都起义,编入中国工农红军第5军团,1932年参加中国共产党,自此便摇动地走上了他向往的革命道路。1934年10月核心红军主力长征后,罗忠毅留在闽西南地区坚持艰巨的游击战争。抗日战争暴发后,罗忠毅先后任闽西抗日义勇队第1支队参谋长、新四军第2支队参谋长。他以非凡的指挥才华,率部在苏南地区踊跃发展抗日游击战斗,主动打击敌人,发展强盛自己,参加开辟以茅山为中心的苏南抗日根据地,多次挫败日伪军“涤荡”“清乡”以及国民党执拗派的进攻。

  冷静指挥,驰骋疆场。

  咱们的罗、廖首长,

  在晴空中旋扬。

  秋风吹起枯草,

  ――编 者

  1941年4月,苏南新四军部队改编为新四军第6师。罗忠毅和廖海涛辨别担当所属第16旅军政主官,二人在11月28日异样惨烈的塘马战斗中双双殉国。

  刘德明― 英名永留晋西北 ■宋冰梦 周恒好

  就义在祖国的土地上……”

  为了民族的解放,